商品期货风险
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資訊 » 互聯網+ » 正文

今年是互聯網反腐大年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7-23  來源:互聯網翻車指南  瀏覽次數:3948
核心提示:  最近幾天,陸續有多個互聯網大廠主動放出了員工受賄被內部調查、被刑拘的消息。  這么短的時間內,多個大廠的pr、內部紀律組織聯動起來,主動地高密度釋放反腐信號,還是中國互聯網的頭一回。  最先爆出貪腐問題的是360,知識產

  最近幾天,陸續有多個互聯網大廠主動放出了員工受賄被內部調查、被刑拘的消息。

  這么短的時間內,多個大廠的pr、內部紀律組織聯動起來,主動地高密度釋放反腐信號,還是中國互聯網的頭一回。

  最先爆出貪腐問題的是360,知識產權部資深總監收受多家代理商的賄賂,已經被批捕。

  360內部不但發了通報書,一把手周鴻祎,還在朋友圈順道發表了“亮劍”感言,說要用最鋒利的刀子將腐爛的肉切掉,配圖是自己平時把玩的幾把刀子。

有媒體圈的朋友驚呼:老周這是要做下一個李云龍啊。

  有媒體圈的朋友驚呼:老周這是要做下一個李云龍啊。

  打小就喜歡舞刀弄槍的紅衣教主是不是李云龍先不管,喊出來再說,畢竟一年前風靡全網的“趕走職場小白兔”,也是出自周鴻祎之口,過了一年,360的小白兔似乎越打越多,成效不大。

  幾乎是同一時間,中國最大的外賣平臺美團也借媒體之口,對外放出了反腐成果——原市場營銷部總監賴某、高級經理梅某某、離職員工路某某因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于2019年7月16日被北京朝陽警方刑事拘留。

  緊隨其后的是阿里這邊對陳年老事放出的杭州法院判決書,螞蟻金服數娛中心商務經理劉慶南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了九年,沒收財產一百萬;螞蟻金服數娛中心高級業務專家孫晶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了一年。

  雷軍的小米也沒有含糊,19號晚上也發了內部通氣郵件,點名了兩個市場部的員工。

  一個是郝亮把公司業務交給親戚持股的公司承攬,被現場抓包。

  一個是總監趙芊,受了供應商700萬的好處費,犯了“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個五年以上不是問題。

  向來喜歡吃瓜的網友們還爆出了趙芊的日常,說趙總監生活質量追求不低,穿著也不菲,偏愛GUCCI和LV,日常穿搭動不動就是VCA四葉草項鏈、LV Capucines和GUCCI的白色T恤。

  車長隨便搜了幾件,差不多一個包就5萬塊起步,零零碎碎的裝飾品加起來,約等于廣大一線互聯網基層群眾10個月的稅后工資了,放十八線小縣城的工資水平,要給人免費打工4年。

  以前都是通過小道消息,一級一級傳到自媒體、微博和知乎上,現在卻變成了大廠主動放風。

  互聯網反腐真的是風向變了。

  01

  過去互聯網公司pr們一向是各司的重中之重,為了維護商業形象,每年光刪帖的花的錢都不計其數,巴不得負面消息離自己廠遠遠兒的。

  哪家一出貪腐的負面消息,競爭對手就趁機要搞公關戰捅刀子了,有時候一個賽道還不止一家競爭對手,所以無論大小公司,對此類消息都是集體噤聲。

  除非真是搞得太過分,公司才會主動對外放出貪腐員工的消息,表明立場,否則大多數還是內部解決問題,低調冷處理。

  不顧逆鱗,大打反腐公關戰,最后雙輸的情況,就曾經出現在摩拜和ofo身上。

  當時兩家的公關和投資人,都在朋友圈拼命轉發對方腐敗掉了的新聞,場面一度非常搞笑。

  摩拜創始人胡瑋煒,典型的小鎮文藝女青年,大學選專業時候沒有選擇工科,而是去讀了新聞想改變世界,認識到世界的殘酷后,最終去了媒體做記者,屬于空有一身報國熱血,沒見過什么大錢。

  而ofo的創始人戴威,自己是北京土著,父親是副部級領導,還在北大當過學生會主席,光靠房子收租就可以這輩子衣食無憂了,算是抱著金條出生的那小撮兒人,集官二代和富二代為一身,典型的比你聰明比你有錢還比你努力。

  于是在謠言中,摩拜腐敗的是貪財的領導,暗指胡瑋煒私吞巨款;ofo腐敗的是基層的運營,暗指戴威被架空沒有了約束能力;摩拜涉案金額高達數千萬人民幣,ofo涉案金額都是幾萬幾十萬;摩拜腐敗的匿名爆料來自于知乎,ofo腐敗的爆料來自于脈脈的匿名前員工。

  盡管這些消息的來源都不確鑿,從證據鏈角度講也沒有任何可信度,但吃瓜群眾就是認定了匿名用戶們如此栩栩如生的謠言一定不是空穴來風。

  后來摩拜撐不下去了,賣身美團改姓王。ofo每天都在被倒閉的假新聞惡心,樓下還排起了領押金的長隊,欠了一屁股債至今還沒倒閉,兩家公關這才算消停。

  借著反腐的名義,不惜大打公關戰,我們也能看出從中看出一二,各家對內部貪腐消息到底是多么的諱莫如深。

  02

  以前公司出現了腐敗案件,都是關起門來自己收拾攤子,怕的就是競對拿去做黑料。但后來大家想明白了,這事兒藏著比說出來危害更大。

  顯然,腐敗于整個互聯網來說是一個行業性的問題,所以反腐這件事,也需要整個行業共同解決。

  前年,京東聯合其他互聯網廠商搞了個叫陽光誠信聯盟的“反腐聯盟”,只要在一家腐敗了,其他家全部拉黑,終身不得進入互聯網行業,保證不放跑一個“大老虎”、“小貓咪”。

  HR們也會把準備入職員工的信息拿上去比對一下,可以說是天網恢恢了。

  劉強東之所以牽頭搞反腐聯盟,主要是他原來吃過這個大虧。

  2012年,京東第一次準備上市的時候,東仔準備整合各個業務線。

  于是,在短短一年時間里,COO沈皓瑜、CMO藍燁、CTO王亞卿,這些履歷光鮮的職業經理人紛紛空降北辰世紀中心。

  拖家帶口是互聯網領導們保證自己權利的好辦法,哪個中層干部入職后不要換一批自己的老員工過來?更別說決策層高管們了。

  投資方往自己看好的公司塞人是家常便飯,畢竟涉及投票時,當年被塞進去的高管會為自己講話,京東也不例外,也被塞進去幾個小公司的創始人。

  除此之外,京東內部還有跟著劉強東打天下的一幫VP和高級總監,這樣公司一下子就有了寶潔派、保皇派、創投派等多個派系。

  每周京東高管開周會的時候,經常是十幾個VP魚貫而入,不是副總裁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

  但好景不長,年中的時候,一個神秘的匿名包裹寄到《每日經濟新聞》北京的辦公室,爆出了“食京鏈”丑聞。

  包裹的內容是一些關于京東副總裁吳聲的電子郵件截圖,他把京東大筆營銷開支交給自己關聯的公司,而郵寄包裹的是吳聲前妻。

  接著就是京東副總裁、前寶潔男1號程峻怡,在央視廣告招標會上豪擲2.3億,過慣了苦日子的劉強東被這樣的吃相嚇傻了,隨后程峻怡被東仔轉崗到邊緣部門,暗示他可以辭職了。

  從那之后,劉強東變得非常忌諱職業經理人大手大腳花錢,所有空降高管一律遣散,寶潔系一個不留,轉而啟用自己的管培生。

  今天徐車長打開反腐聯盟官網再看,一向寧死也不拿BAT投資、和BAT始終劃清界限的頭條,也赫然在列。

  大公司們不是學聰明了,而是終于統一了口徑,建立了新秩序,有貪腐不是企業的污點,不管是大老虎還是小貓咪,動真格收拾才是治貪的直接方法。

  03

  隨著互聯網公司們戰線的統一,這兩年各廠反腐力度都在加大,頻次都在提高。

  從2011年到2016年,BAT+ATM+TABLE十來家企業,主動披露的貪腐事件也才不到10件。

  而從去年各大公司陸續加入反腐聯盟后,互聯網公司們陸續開始披露各家的反腐情況。

  一直站在反腐第一線的阿里,也繼引咎辭職的衛哲、站錯隊伍的盧梵溪、身敗名裂的閆利珉之后,迎來了第四位落馬高管——原大文娛總裁楊偉東。

  12月3日,一直視阿里為對手的美團,在反腐這件事上也當仁不讓,發布公告宣布一線員工89人涉嫌貪腐,受到刑事查處。

  而頗為搞笑的是百度員工,因為多次虛報打車發票,拜托司機幫忙開假發票,55名違紀員工全部都被辭退,還把人出租車司機給坑進了監獄,偷雞不成蝕把米。

  滴滴則相對低調了很多,淡淡地公布了去年反腐的戰果,共查處違規人員83人,要知道滴滴一共才一萬人,按照統計學角度來說,被查出來的腐敗員工占了千分之八,屬于易感貪腐級別。

  上周,更是360、阿里、美團、小米一連串公司三天內爆出了4樁貪腐事件,明眼人都明白,這是在干什么了。

  今年是互聯網的反腐大年。

  04

  其實一直以來,互聯網大廠治理反腐一直有自己的一套特色。

  東仔就曾經特意組織京東內部的員工參觀過看守所,對企業中高管們進行廉潔反腐教育。

  一直用孫紅雷在電梯里給人們“呱呱呱呱呱”洗腦的瓜子二手車,為了能夠讓員工充分認識到貪腐的代價之大,也組織了企業中高管代表去參觀了北京市海淀區看守所。

  大家集體參觀了看守所內的反腐敗展館和“鐵窗生活”展區,深刻地理解了獄外生活的美好,就連剛收過禮品卡的基層員工,都開始去財務處排隊登記了。

  各大廠的反貪部門起名也很有特色:

  李彥宏看重品德,所以百度叫職業道德委員會。

  美團的興醬喜歡看刑偵動作片,因此設有重案六組。

  周鴻祎的360主營業務是政企口的,于是就有了監察部。

  阿里則是擺脫金庸風走向港臺風,12年就成立了“廉政部”,還任命副總裁邵曉鋒出任首席風險官。他曾經在杭州市公安局刑事偵察支隊一大隊大隊長。

  互聯網公司的市場、增長、運營部門一直都是腐敗的重災區。一旦涉足了采購、供應、BD,就很難把賬算清楚了。

  權利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利絕對導致腐敗。

  在互聯網大廠里,廣告的露出和投放、流量的采買和銷售等等,不管是高管還是基層員工,只要能分配資源,就有了權利。

  掌握權利,即便是自己不主動腐敗,也會有想獲得資源的乙方去想辦法拉人下水。這也是看似不起眼的基層員工貪腐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經濟形勢不好,大家生活負擔都很重。

  這兩年企業們集中開始用各種方式干掉大齡員工,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行業集中裁員,不少就是30歲出頭的中層干部。

  而大部分不碰房地產的互聯網上市公司,增長放緩,新業務出海也不順利,內部競爭激烈,宮斗嚴重,一年的利潤可能還買不起后廠村和羅莊東里的一套三室兩廳的老破小,更別說給員工漲工資了。

  人員固化,沒有升職空間,沒有大幅加薪的機會,加之10萬每平的一線城市房價。

  同樣級別的同事搞點小動作,就能得到晉升,自己每天996績效卻只有3.25。

  這種剝奪感、無力感會鼓勵更多人鋌而走險。

  員工貪腐不只是一個互聯網行業的問題,他是教育、房價、晉升空間、公平等共同累積出來的問題。

  不解決這些問題,帶領員工參觀多少海淀區看守所,背多少員工守則,都是做做樣子。

 文/徐車長  編輯/田鴨

 

免責聲明:本文章注明的文章來源于網絡、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網絡、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對本文內容有異議或版權方禁止轉載,請聯系網站底部客服郵箱或者在線客服QQ申請撤稿,本網站核實后會第一時間處理。特此聲明!

 
[ 媒體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媒體資訊
點擊排行
新手指南
采購商服務
供應商服務
交易安全
關注我們
手機網站: m.cebn.cn
新浪微博: 中國電子商務網
微信關注: zgdzsww
會員QQ群:771850952
中國電子商務網會員群

客服QQ:1471608601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會員服務聯系在線客服)

24小時在線客服
商品期货风险 波克捕鱼官网首页 极速赛车漏洞 梭哈扑克下载单机 32张扑克大小顺序图片 北京赛走势 吉林时时彩什么时候有 买13458和02679技巧 足球俱乐部实力排名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软件 老时时号码表 老海南七星彩投注网 广东时时玩法秘籍 北京5分彩开奖号码表 18禁福利手游破解版 腾讯分分彩结果记录